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小小说>文章列表
  • 文章标题
  • 作者
  • 日期
  • 湘诗飞翔
    2021-11-29
  • 分别的时候,邵世清显得特别失落,傻傻地站着,没头没脑嘀咕着傻话:“这才刚刚认识,又要走了!”二邵心里也好像堵着一堆东西,忽地对着律师嗨了一大声,律师冷不丁一抖,发现二邵和善地笑着。二邵让他别走小路了,走大路,我送你走大路。......[浏览全文]

  • 雨泽
    2021-11-27
  • 又一个黎明到来,老吴再次拨通了上级领导的电话,陈述制度被改考绩被调的事实。领导懒洋洋道:老吴啊,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有很多迫不得已的因素决定着,你当副校长这些年,每年职评时,一些内部情况还不清楚吗?何必硬钻牛角尖?给自己找难堪?......[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26
  • 文化局长高俊昨晚接到美协副主席刘建的电话,请他这位原市美协主席、美术界的扛鼎人物在网上对南江市首届网上抗疫画展美术作品进行最后的审查和把关,之后正式网上发布展出。这项工作被列为新增加的......[浏览全文]

  • 湘诗飞翔
    2021-11-22
  • “三百两银子换千金,值得、值得。”财主还在梦幻着抱得美人归的情景。“你醒醒吧!”财主的老婆“叭叭”地甩了财主两个响应的耳光,然后说道:“守财、守财,你守何方之财?三百两银子换一幅烂画像。”财主的老婆被气得“哇”的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20
  • 刘思铭的母亲余欢出生在一个名门望族家庭。外公从小在偏僻落后的农村长大。由于人气羸弱,家人常受他人欺负,外公忍气吞声,发誓要让家庭翻身。全家人挨饿受冻,勤耕细作,省吃俭用,供他读书,苦读私塾后,考入公立中学,大学毕业后,又独闯南洋。回国开办纺织工厂,成为大企业家。......[浏览全文]

  • 兰亭书香
    2021-11-17
  • “妈妈。”小倩走到燕姣前面,然后紧紧地拥抱燕姣。这一声久违的“妈妈”,让燕姣百感交集。顿时,母女俩紧紧相拥,泪如泉涌。其实,小倩早就想叫燕姣一声妈妈,但她又担心爸爸与雅思妈妈不开心。所以,她犹豫不决。听到雅思妈妈这么一说,她才松开雅思妈妈的手,做出此举动。 ......[浏览全文]

  • 兰亭书香
    2021-11-16
  • 深冬的黄昏,夜幕渐沉,如血的残阳绽放着最后的荣光,映红了清冷的街头,也映红了街角光秃的梧桐树。我端坐在树下,任由呼啸的北风猛烈地拍打着我瘦削的脸颊、吹乱着我花白的胡发,我手持一把破旧的二胡,一边弹奏一边低吟浅唱:“哥哥我走西口,小妹妹你苦在心头,这一走要等多少......[浏览全文]

  • 兰亭书香
    2021-11-16
  • 二狗家里的门早已因村民们的哄抢变得稀碎,同样变得稀碎,可能还有二狗的内心,他被压迫到极致的内心刚得到释放,却又被钉死在黑暗的牢笼里,那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惨剧。村民们大肆地抢着属于自己财物,时不时还咒骂着二狗,骂他不得好死,害人精!而,在门口处的二狗双眼早已失......[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16
  • 吴国柱是八六届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大四的学生。这年5月份他毕业实习的奉和县新铺中学,发生一起犯罪嫌疑人凌晨三点闯入女生宿舍强奸案。吴国柱根据受害学生描述的模糊特征,平生第一次画出了一张嫌疑人模拟画像。及......[浏览全文]

  • 妈爹
    2021-11-14
  • 王兰一手拿过牛仔帽,不屑地对男人说:别说你打折,今天,就是你送我,我也不稀罕。王兰把帽子扔回给那男人,拉着老公转身就走。甩下话,我就是早上在市场问你牛仔帽卖不卖的寒酸妇人。说完钻进隔壁店买了一顶款式差不多的牛仔帽,晃悠着从他店门走过。......[浏览全文]

  • 晴子
    2021-11-12
  • 王兰一手拿过牛仔帽,不屑地对男人说:别说你打折,今天,就是你送我,我也不稀罕。王兰把帽子扔回给那男人,拉着老公转身就走。甩下话,我就是早上在市场问你牛仔帽卖不卖的寒酸妇人。说完钻进隔壁店买了一顶款式差不多的牛仔帽,晃悠着从他店门走过。地摊老板看着王兰手里的......[浏览全文]

  • 沁玫
    2021-11-11
  • 阿军见势不对,马上接过话茬:“周总,您不要发这么大火,阿平可能记错了,我们公司从来就是以诚待人的。由于昨天生产现场的任务非常紧,王总的订单米数有点少且又非常地急,机台上来不及换纸,我们就自作主张用国产纸代替了。”阿军转过身又对王总说:“王总,请您情外开恩,给我们......[浏览全文]

  • 沁玫
    2021-11-11
  • 冬夜的黎明,打更匠敲着五更锣走在冷雨中。突然发现玉皇宫门口昏睡着一个人,急忙背进自己的小屋灌了热水。昏者慢慢醒来,打更匠就看到一副年轻的男性面孔。乱蓬蓬的长发下是张青白长脸,眉目清秀鼻梁挺直,阔嘴两旁近乎对称地镶嵌着两颗浅浅的白麻子。他颀长的身体上,裹......[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10
  • 在省城中学美术教师队伍中,我算是一个另类,特别是在艺考热旺盛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有本科师范大学学历、且有点小名气的我,完全可以轰轰烈烈的干一番事业。培养出几个名校或美院学生,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还可趁机发一点......[浏览全文]

  • 黄小琴
    2021-11-10
  • 二凤眼见着姐姐哥哥和同龄的孩子们去上学,心里无比羡慕。多次哭着也要上学,均遭到妈妈的训斥:“都上学,弟弟妹妹谁带呀?”二凤爸有时心软劝二凤妈:“让二凤去上学吧,不然会耽误孩子一辈子的。”二凤妈回道:“上学?这两个小的咋办?咱俩背着到地里干活?……”二凤爸沉默......[浏览全文]

  • 琉璃韵
    2021-11-09
  • 女人说,我们没有结婚,没有领证,难道法律可以约束我?我不想跟你过,生活那么艰苦,你给了我什么幸福?人们都说,女人是男人的王妃,我能当你的王妃吗?我只能当你的奴隶,我们早就不是夫妻了。男人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想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女人了,她跟了另外的男人,有我无他,有他无......[浏览全文]

  • 牧尘
    2021-11-08
  • “三八婆,你等着,待会吹哥的姐夫来了,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对雪婷说。雪婷出手极快,所有的人还不知发生什么,说话的那男子的脸已被雪婷重重地打了一拳,并应声倒地。而雪婷却一跃而起,跳上劳斯莱斯的车顶上盘膝而坐,并说道:“我倒要看看,今天有......[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08
  • 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办事沉着稳重的庄怡燕,竟然会在出差瓷都回来的公交车上,被小偷扒去了手机。她回忆说:“汽车到站下车,因为终点站下车的旅客较多,我只顾护着行李箱中的名瓷器皿,有人碰了我一下,挤上前面,我没有反......[浏览全文]

  • 谢陈
    2021-11-07
  • 雪悄无声息地下了一整天,外面已是一个银装素裹的白雪世界。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老房子旁边,突兀的生长着一株古树。古树不算高,但躯干硕大,树冠上的树叶稀疏。走近细看,树干......[浏览全文]

  • 牧尘
    2021-11-06
  • 逃不脱俗事的缠缱,这两天都静不下心来,是全力以赴平凡的课题,还是回归自己的一尺三寸地,用为数不多的时光,探寻灵的生命?完美是天山上梦想的蓝图,作为世间最最平普的一枚,总是有或多或少的缺陷,这才是特色所在,一如叶片,一如指纹。那么,选择更容易更接近心灵的又如何?每个人......[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