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作者
  • 日期
  • 鲜辰骏
    2021-11-29
  • 处理完了父亲的后事,忙忙碌碌,我又跌入了繁忙的工作与生活中。时间,依然马不停蹄地往前走,它不管你发生什么事,不管你伤心与否。街上依然车水马龙,行人依然匆匆忙忙。日子还是一日三餐的翻转,日月依然是昼夜更替,似乎一切都很正常......[浏览全文]

  • 鲜辰骏
    2021-11-28
  •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现在我已比奶奶高出了一个头,我们看彼此的视角不觉中偷偷的变换了。见到熟人,奶奶仍会自豪地说,这是我家孙女,今年都上高中喽!看着奶奶的黑发如初雪落地,渐渐地白了,褶皱的脸上绽开了笑容,我却酸了眼眶,满是茧皮的像是老树根般的手紧攥着我的手,这才发......[浏览全文]

  • 星语
    2021-11-26
  • 到了北海公园的栏杆儿旁,二哥和弟弟先翻了进去,跟我说:“你就在这儿看着我们滑吧,一会儿冷了你就先回去,省的让妈着急。”看着冰上欢天喜地的小伙伴儿,我心里痒痒的厉害。我说:“二哥我也想滑一会儿,就一小会儿。”二哥说:“那你就下来吧,我们俩扶着你溜一小会儿过过瘾就......[浏览全文]

  • 星语
    2021-11-26
  • 忽然想起最近看的汪曾祺老爷子的一本书——《慢煮生活》,其中有一章总题叫“一茶一饭过一生”,很有意思的几篇小文章,讲酸甜苦辣咸臭,五味俱全;讲四方食事,南甜北咸东辣西酸;讲有毒的河豚做成美味,普通的野菜烹成佳肴;讲下酒菜,拌菠菜、拌萝卜丝、松花蛋拌豆腐、芝麻酱拌......[浏览全文]

  • 傲晴
    2021-11-25
  • 早饭后,去卓克基的土司官寨和藏民居,这当然是摄影家和美女们的天堂了。许大师、顾总本就来过多次,驾轻就熟,王美女为首的美女们也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服装租赁的藏民家。看着这个架势,我就知道,今天上午就要耗在这儿了。不必说美女们的兴高采烈,也不说梁美女的女扮男装......[浏览全文]

  • 傲晴
    2021-11-24
  • 七年前的闰九月十五,那天立冬,我听到了你的死讯。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饭馆里悠然自得地喝着酒。永彬打电话告诉我说:“维明的女儿死了!”我顿时眼泪就刷刷地流了下来,哽咽地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你说,我问得多糊涂呀!是啊,我一直担心的这一天来了,但我没......[浏览全文]

  • 傲晴
    2021-11-24
  • 刚走到一半路程,一辆跑得飞快,歪歪扭扭像喝醉酒的解放牌汽车从后面撞到架子车上,架子车“咣咚”一声巨响猛地翻了,刘二猝不及防,一下被车把别倒,飞驰的车轮迅速碾过刘二的右边身子,擦着右眼过去了……据后来三婶讲,她当时就吓傻了,只见刘二倒在血泊里,早上吃的豆腐乳从肚......[浏览全文]

  • 傲晴
    2021-11-24
  • 春联又称“春贴”“门对”“对联”,是红色喜庆元素“年红”中的一个种类。写春联、贴春联,作为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形式出现在我们最隆重的春节之中,喜气而庄严,典雅而有趣。那些优美的联句,简洁精巧,平仄对仗,寄予了人们对未来的美好祝愿。除了贴春联,在平常的嫁娶、乔......[浏览全文]

  • 湘诗飞翔
    2021-11-23
  • 故乡对于一个作家意义重大。我忽然想,书店或许也是书本的故乡,作家创造了书的生命,而书店让书有了更鲜明的特色,让书不仅仅只属于作者,更是走进读者的家里,被捧在读者的手上,深印在读者的心里。书,给人带来感触,碰撞灵魂,甚至会改变读者的一生。......[浏览全文]

  • 湘诗飞翔
    2021-11-22
  • 摆宴坨曾经的那段血泪史,已随着历史被人们渐渐地淡忘,而现在的人们被它深深吸引的是那漂亮的云海,浓密的落叶松,成片的花海,和令人沉醉的景色。站在山之巅“摆宴坨”上一眼望去,起伏延绵的大山延伸到天边。你会体验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壮志。......[浏览全文]

  • 白雪公主
    2021-11-20
  • 遗憾的是我入伍还不到一年,没有探亲假,没能亲自陪伴她一起回家,她是坐上集训队一辆去蚌埠南营房执行任务的教练车离开淮阴的,到了蚌埠南营房,因为我事先打电话给了与我一起入伍的老乡靳光辉,让他负责接待一下,光辉战友很负责,像对待自己的亲人那样,招待吃饭、住宿、买火......[浏览全文]

  • 白雪公主
    2021-11-20
  • 当年5月,张传轮重新穿上军装,成为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一名正团职教员。他在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期间主要教授电子对抗技术基础课。多年后,他的学员很多都成为电子对抗部队的翘楚。他领军的科研项目,他撰写的科研论文屡屡获奖,很快他就被晋升为教研室主任。八十年代末......[浏览全文]

  • 滴墨成伤
    2021-11-20
  • 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讲卫生。挖蝇蛹,要上大粪堆去挖。扒开大粪堆,到里面去找挖了多少,出海报,数字越来越大,比谁挖得多。开始讲实话,后来发现讲实话总比别人少,就开始说瞎话,互相吹牛。牛皮吹得愈来愈大,愈不靠边。记得有一张海报,写到:“我们三个人苦干一中午,挖的蝇......[浏览全文]

  • 滴墨成伤
    2021-11-20
  • 我想起了曾跟母亲一起去弹棉花,我推着墨绿色的二八大梁自行车,后面车架上驮着一大包棉花,母亲旁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大包,边走边碎碎叨叨我,“慢点走,车把扶正,甭歪了。”还喋喋不休地说,“不知道弹的棉花好不好”之类的话,的确那时弹棉花店铺很少,一路左右攲斜来到一家手工......[浏览全文]

  • 傲晴
    2021-11-19
  • 乌篷船驶进宁河峡谷,只见一个个方形石孔深深地凿在连鹰也难立足的峭壁,溯江而行,石洞沿岩壁延续,从巫山到巫溪,三百六十里的水路,已到尽头,石洞还在向陡崖上延伸,延伸到山脉的白云深处。是谁凿就了这石洞,上接万仞险峰,下临湍流奔涌的峡谷。......[浏览全文]

  • 兰亭书香
    2021-11-17
  • 额济纳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怪树林。所谓怪树林,是因缺水而死的一大片胡杨林。胡杨特有的耐腐特性,使枯死的胡杨树干依然直立在戈壁荒漠之上,千奇百怪,形态各异。有的像宁死不屈的士兵,有的像张牙舞爪的苍龙。当你漫步在枯死的胡杨林中,仿佛进入魔鬼般的境地。在这里,你可......[浏览全文]

  • 滴墨成伤
    2021-11-16
  • 一切准备就绪,在钓位处做好标记后,便绕着塘边的小路四处转悠,无边的田野虽没有了春的热情、夏的㚏放、秋的大方,但仍不失冬的端庄,瞧那刚刚透出绿叶的油菜和小麦,正欢快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冬日暖阳,加快养份的补充,自然无忧地成长,成群结对的鸟儿也趁着这大好天气在觅食、......[浏览全文]

  • 滴墨成伤
    2021-11-16
  • 翌日,回到家里,窗外的车水马龙提醒着,我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朋友,不要厌倦了你这日日夜夜重复的日子;不变的光阴,不变的人是世间最难寻的珍奇。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是失去的才想起怀念。给妈妈拍照的时候,我向自己问道“何为安仁?”,现世安稳,和为安仁。......[浏览全文]

  • 滴墨成伤
    2021-11-14
  • 如果说之前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生活上曾经辉煌过,或沮丧过、失落过,都将成为过去,过去永远成为过去,新的生活需要新的定义和规划。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思想和目标,这是一个积极向上的思想,这是一个所向披靡的目标。你要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规划自己的学业,小到举止谈吐,学......[浏览全文]

  • 兰亭书香
    2021-11-14
  • 事实上,不是所有姓周的人不许吃鸽子,只是发源于板铺桥雪坡堂一支的有此要求。这一支主要分布于鄱阳县,如游城乡的板埠桥(现名)、白杨周家(含月山下)、车坊周家、西边山下,珠湖乡的凤凰周家(含新村、礼恭脑),团林乡的几个周家,田畈街镇的弯头周家等。江西其他地方也有些。明......[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